去年10月

2020-11-15 00:52

去年10月,国务院批复了《广州南沙新区发展规划》。这标志着南沙新区将成为继上海浦东新区、天津滨海新区之后,在中国东部沿海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三大经济发展引擎地区设立的又一重要的国家级新区。

当然,想以商事登记制度的改革来开启与港澳合作的力度还不够,但是至少接近了它与港澳的距离,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南沙新区从商事登记制度上扯开一道口子,将为接下来更好利用政策开一个好头。

在暨南大学教授胡刚看来,南沙新区与前海及横琴这三者要解决竞争关系,不一定要错位发展,可以在产业上合起来共同发展,三者在某些领域合作要形成“铁三角”。比如在金融方面,这三个地区便可以联手打造国际金融中心。胡刚还认为,南沙新区不要墨守成规,要大胆扩展规划框架,辐射带动周边的东莞虎门、望牛墩、沙田等镇,加强港口建设、旅游开发等方面的合作,共同发展南沙经济圈。

天津滨海新区位于环渤海经济圈的中心地带,陆域面积2270平方公里,海域面积3000平方公里,人口253万人,2012年实现生产总值达到7200亿元。滨海新区产业结构成熟,形成电子信息、汽车及装备制造、石油和海洋化工、现代冶金、食品加工、生物制药、新材料新能源七大主导产业,产业配套服务能力突出。此外,源源不断的优质大项目更是令南沙新区羡慕,大火箭、大飞机、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300万吨造船、无人驾驶飞机相继落户,这直接提升了滨海新区的产业层次。

王瀚还认为,南沙新区要争取新一轮的优惠政策突破不太现实,南沙新区也不能寄托发展于新政策,更不能抱着静等多年的心态,“南沙新区的发展不能空等,个人认为,南沙新区的优势在于结合广州等珠三角城市的市场活力,把国家早已经赋予的cepa政策落实,在此基础上突破政策”。

王瀚:很多人认为,南沙的所有新政最终变成为房地产造势,这是南沙的无奈。乐观地说,首先这是因为南沙市场活力的一种表现,南沙发展需要引入大量人才,人才需要居住,所以说房地产发展也是一种需求;其次,房地产是一种民营化的活动,在目前市场自发培育不够的情况下,只有房地产有很强的市场需求。

南方日报:尽管规划不断有改变,但是房地产开发却总是“先行先试”,去年南沙新区获得国家新区后,当地的房价马上水涨船高,房地产开发过热是否会影响南沙新区的发展?

南方日报:南沙获批国家新区后,不少人将未来的南沙新区与现在的浦东新区和滨海新区进行比较,有专家认为南沙新区与后两者不能相提并论相比,但也有专家认为这种比较有意义。其实,比较让优势越清晰,您认为南沙新区独特的优势在哪里?

就此一点,似乎在暗示着作为正厅级别的南沙新区在权限有所突破,这意味着南沙新区发展的速度要加快。

王瀚说,南沙新区如果要等新一轮政策或者花很多年时间去等待政策的话,这对处于大好发展机遇的南沙新区来说,这些时间是耗不起的。

“科学规划、从容发展”的南沙新区,在迈入国家级新区的第二个年头,面临着快与慢的战略抉择。

王瀚:南沙确实存在这种情况,这也是南沙新区有了许多规划,但落实的东西不多的一个原因。比如原来大南沙规划的时候,南部是南沙的重心,但是在2007年南沙的石化和钢铁项目搬走之后,北部是南沙的重点。现在来看,目前的规划更为合理,有新花样。

5月中旬,南沙获批国家新区后首次到港澳进行推介招商,广州市委书记和市长出席推介会,一、二把手为南沙发展进行“游说和推介”,这既显示出广州市政府为南沙新区发展做坚强后盾,也显示出南沙新区发展之急切。

但是南沙新区提出建设粤港澳优质生活圈,这是南沙新区最区别其他新区之处——追求高端生活圈。我个人认为,南沙新区现在既要朝着发展大项目、大企业,以期成为一部提升广州经济发展的引擎,但同时要坚定不移将南沙发展为优质生活圈,不能因为南沙之前有过规划不停改变的历史,就变得缩手缩脚。

比南沙新区更早起步的上海浦东新区2012年gdp为5929.91亿元,天津滨海新区则为7205.17亿元。就经济体量而言,南沙远远落后于浦东新区和滨海新区。

在资深港澳问题研究者、中山大学教授郑天祥看来,南沙新区目前最需要努力的是打通粤港澳交通,“要真正推动粤港澳全面对接与合作,基础设施的建设是首要条件,通过打造1小时大珠三角生活圈,不仅可以从心理上拉近距离,还能够潜移默化改变人们的生活理念和价值观。最直接能够预期的就是,在港澳工作在南沙生活”。

南方日报:南沙在此之前出现过城市规划摇摆不定的做法,有人认为近年来南沙发展速度没有预期那么快,也是因为人们对规划还存在着疑虑?

南方日报:广州及至广东省对南沙新区获得更多优惠政策的努力不曾放弃过。南沙新区除了争取新的政策,还可以从哪些方面突破?

但是无论是商事登记还是金融支持,至少从目前看南沙新区最多与这两者持平,南沙新区要打造的粤港澳合作如何突破?

尽管外界对此次调研着墨不多,但内部人士已经意识到南沙新区遭遇着定位和建设的焦虑。

不过,南沙最近正在进行改革,如最近征求意见的《广州市南沙新区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就对商事登记制度进行了改革:南沙新区实行主体资格登记和经营项目许可相分离、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认缴、企业主体资格登记与住所或者经营场所审批相分离等商事登记制度。这说明南沙新区正在努力落实cepa政策。

悲观地说,如果南沙新区没有大的产业和项目进入,而只剩下房地产狂欢,那么南沙的房地产慢慢就会变成一种恶性循环。

这正是南沙新区打造“连接珠江口两岸城市群的枢纽重要节点”的目标之一。

驱车进入南沙,沿路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楼盘广告。在晋升国家级新区的短短数月,南沙一手房价突破1万元/平方米。广州市房协更是在相关报告中称,南沙楼市炒作恐提前透支利好。

《草案》对南沙新区的商事登记制度也提出改革:南沙新区实行主体资格登记和经营项目许可相分离、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认缴、企业主体资格登记与住所或者经营场所审批相分离等商事登记制度。

王瀚:我个人认为,国家赋予南沙先行先试的cepa政策已经实行两轮了,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南沙新区在与港澳合作时,不适宜把面铺得太广,不适宜把点布得太多。我觉得南沙更应该在cepa框架内考虑如何把原先的政策落实更加到位。

这样一个细节便反映出南沙的尴尬所在:在今年5月南沙新区前往港澳推介时,进入香港从深圳过关,离开澳门从珠海返回,南沙新区连接港澳的水路至今未能发挥任何作用。

深圳前海、珠海横琴这两个“比特区还特”的地方起步比南沙新区早、地缘比南沙新区更优越,主要发展目标与南沙新区有所重合,如果说南沙新区拥有更大的优势,那就是土地面积更加宽广,战略层面更加深刻。

在中山大学教授级高级城市规划师袁奇峰看来,在产业发展定位不清晰的时候,南沙新区的开发“宁可荒,不要慌”,“南沙的开发就应该慢一些,等待新兴产业的真正崛起,等待金融改革出现新的突破,才是南沙大规模开发的时机。”

王瀚认为,这项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如果成功,那么可以为南沙新区打造更多市场活力,“这相当于说,美国乔布斯当年车库创业的故事在南沙新区也变成可能,极大刺激了创业活力”。这也意味着南沙在商业上要求有更快的提升,使之打造成与国家新区相匹配的商业市场。

相比之下,南沙新区除了在保税港物流产业、汽车产业、船舶制造业、电子信息制造业、机械装备制造产业逐渐形成规模,要想赶上浦东和滨海新区的困难很大。

相比楼市的狂飙突进,南沙新区从箱底掏出来向世人展示的还多是一份份宏伟规划和合作协议。“南沙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有网友开玩笑说。

现在南沙北部开发模式,与中国的其他城市的开发模式是一样的,比如用地更加集约化,在短时间内通过投资打造出一个新城来,这种模式我们见得太多了,包括浦东新区和滨海新区就是这样。

正是基于这样的对比,华南城市研究院研究员王瀚认为,从大方面上看,南沙新区要争取传统的优惠政策难度不小,国家对南沙新区在gdp增速上带动经济提升的迫切性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南沙新区的建设,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建议要避免过快过急开发,而要致力于“精耕细作”,推动城市建设有序进行,包括事先做好控制性规划,在产业选择和布局方面要有所选择,科学合理地布局安排项目用地等。

这种对比让很多关注南沙新区的人们倒吸一口冷气,无论软件、硬件,南沙新区与前两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步的新区有着天壤之别。

举cepa框架内的吸引港澳人才到南沙创业为例,南沙一直吸引不了港澳人才过来,深层次的原因是南沙的市场机制还无法与港澳接轨。在香港,最为发达的金融业有一套成熟的市场机制保持其运行,目前南沙并不具备。比如,在香港1块钱就可以登记一家公司,而且不需要固定的经营场所,甚至也没有注册资金的硬性要求。

1992年,国务院批复设立浦东新区,2000年8月,浦东新区人民政府成立。浦江新区的开发走过20年,不论从面积还是人口规模上,都远远超出目前南沙新区。浦东新区土地面积为1429平方公里,2009年的常住人口526.39万,其中外来常住人口222.84万,2012年生产总值超6000亿元。从gdp看,2000年的浦东新区相当于目前的南沙新区,当年浦东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800.05亿元,而南沙新区2012年的gdp为836亿元。

王瀚:南沙新区与浦东和滨海两个新区之间确实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特别是浦东新区在引领上海发展和南沙新区要打造一个新广州上有共性的地方。但是,南沙新区的优势在于社会优势,其社会建设、社会创新上可以向香港、新加坡学习。我认为,南沙前30年在经济领域向港澳学习,后30年则要在社会建设领导上向港澳学习。

但这并不意味着南沙新区的发展不着急。相反的,南沙新区比任何时候更渴求发展。

今年4月份,省委书记胡春华到南沙新区调研,意图之一便是明确南沙新区的首步发展规划,以便向国家要具体政策。胡春华强调南沙新区要明确定位,选准方向,看准了就要加快建设。

暨南大学教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会员胡刚认为,南沙新区与浦东和滨海两个新区可以比,而且比得有意义,三个国家新区在国家沿海三大经济圈里各执一子,后来者南沙新区尽管在金融发展、国有投资总量上无法与前两者相提并论,但正好突出了南沙新区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通过对比,南沙新区的发展特点和优势越清晰。”

南沙新区最大的不同在于实施的政策和香港类似,在行政管理上和香港接轨。香港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有活力的制度,现在南沙享受和香港类似的管理模式,这相当于是制造一个新香港,这样的政策优惠在全国范围内只有南沙新区独家享有。

南沙新区有着803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常住人口74万余人,去年全区的gdp为836亿元。

如果以南沙为中心画一个圈,南沙正处于珠江三角洲的地理几何中心。南沙海岸线一边对着香港,一边对着澳门。距香港38海里、澳门41海里,是广州通向海洋的唯一通道,也是连接珠江口两岸城市群的枢纽。方圆100公里内,囊括了珠三角九市及香港、澳门,周边70公里范围内有香港、广州、深圳等五大国际机场。

南沙的急还可以体现在《广州市南沙新区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中。2013年5月29日,广州法制办公开向全社会征求对该《草案》意见,给予南沙新区地方性法规上先行先试的权限,如广州市制定的地方性法规不适应南沙新区发展的,可在适用范围进行修改;不适应南沙新区发展的,南沙新区管理机构可以提请市人民政府就其在南沙新区的适用作出决定。

将原属番禺的大岗、榄核、东涌三镇纳入版图,扩充土地面积和人口数量的南沙新区,给人带来无限的对比遐想。

目前,港澳商界对于南沙新区还大多处于观望阶段。港澳强金融弱制造,香港的金融业要在南沙新区落地,必须要有相应市场机制与之接轨,这至少是南沙新区目前还不具备的。这也正是目前南沙新区在发展与港澳合作的金融业中,还没有明朗的政策所在。

与土地面积有1400多平方公里的浦东新区和面积达2200平方公里的滨海新区相比,南沙新区的优势集中于粤港澳合作之中,这也决定着南沙新区要争取更多港澳业界支持。

目前南沙新区的着力点应该放在哪里?优惠政策支持应该集中哪几点?在专家看来,南沙新区需要拿出一套更加详细、切实可行的方案。